坚果

关于战争[一个很大的西幻巨坑]主线①以及支线①

-主线

-
星期一的早晨总是令人欣喜,初升的太阳所散发的柔和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天地就在顷刻间充斥着生气。而家家户户的门窗也都打了开来,男人们准备下田劳作,姑娘们则在家中忙忙碌碌为家人准备早点,孩子们预备去上学——人们迎来了又一个充实的日子。
-
“嗨!今天天气可真好!”玛丽边在院子里晒着刚洗的被子边自言自语,她一如既往地面带笑容,眼里闪烁着乡村姑娘特有的朝气。
-
“哈,天气,谁知道呢?也许待会儿我们就能在施藤格先生脸上见识到‘乌云密布’了。”略带沙哑并懒洋洋的男音在玛丽身后响起,从听不出是童音还是成年男子的声音这方面来猜测,这声音的主人大概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
听见这声音的玛丽皱起了眉头,瞬间脸上便换上一副苦恼的表情。这倒不是因为那声音有什么问题,而是那句话的意思——他们没写周五施藤格先生布置的作业。
-
玛丽转过头去,好心情就这么去了八成。她抬头望了望楼上还穿着睡衣打哈欠、头发一团糟的栗发少年,那邋遢的样子简直令玛丽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她的弟弟。“你这话是说的没错,”玛丽如此说,她天生乐观的性格令她迅速又振作起精神,神情又变得严肃,“但现在再说也没有用了,至少我们不能再犯其他的错误——快去穿好衣服洗漱!唐!再不赶快我们就会因为你的慢吞吞而迟到!”
-
唐对于玛丽的警告习以为常,从嘴里发出一叠声答应后就慢悠悠转身去穿衣洗漱。玛丽则望着他离开阳台的背影,眉毛又拧得紧紧的,嘴里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这太平日子还能过多久,听说邻国的军队马上就要攻打过来了,到时候又要到处抓男丁去军队……唉,”她摇摇头,“如果真的又要开战了,只希望他们都不要再找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吧……”
-
晾好被子后玛丽就走进屋去,二楼传来在她意料之中的、“窸窸窣窣”的声响,不时还传来一些铁掉落在地的清脆响声。现在看来,比起即将到来的战争,如何扭正唐的卫生观念要更令人在意。玛丽踩着他们家用木藤与石头搭成的楼梯蹬上二楼,顺着左手边那条走廊一直走到第三个房间。“唐,”她推开那扇挂着唐名字的木门后就熟稔而敏捷地避开了劈头盖来的一堆废品,同时大声向房间里头已经穿好校服却还戴着睡帽的唐喊道,“你的房间真是越来越乱了。我看与其烦恼作业与迟到的问题,倒不如好好教育你一番。你看看你把父母留给我们的干净的房间弄成了什么样……”玛丽絮絮叨叨自顾自地讲了一大通道理,而唐对此的反应只有打个哈欠再挖挖耳屎。于是他们本就少得可怜的一点时间又耗去了一些。唐暗自算了算时间,得出的结论是无论他们究竟有多快也无法在施藤格先生点名之前赶到学校了,玛丽呢,她仍旧在滔滔不绝地说着,直到她认为她说完了时才停下来,看看唐头顶的睡帽,瞪着她那双黑溜溜的眼珠,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又找不到你的帽子了?让我数数……这个星期的第三次!你真该好好整理一下房间了……”又是一阵说教后玛丽也开始在唐如垃圾堆般的房间里四处寻找唐的帽子——没有帽子他们甚至进不了校门。
-
一旁的唐满不在乎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东翻西找,他本人倒是不在乎读不读得了书,只是因为玛丽太过唠叨。而且他心情不是很好,因为他认为刚才玛丽有说教他的功夫还不如帮他找找帽子。
-
“真是唠叨透了。”唐刚在心里如此埋怨过后玛丽就从床底的某个角落拖出了他的帽子,然后拍了拍帽子上的灰尘就不有分说地往唐头顶上一扣,最后将唐推出房间外,自己出了房间后就将房间门关好,催促着唐赶快下去吃餐桌上早就凉了的早饭。
-
等到唐细嚼慢咽地吃过早饭后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墙上的钟的时针也指向了八点,学校里早自习的铃声从远处绵绵地传过来,玛丽只能尽力催促唐的动作再快点,他们的迟到已成事实了,况且他们还没有写作业。
-
玛丽和唐都背好了各自的书包,一路上在大人们表达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和几句“出发得可真早”的揶揄下走向学校,也离施藤格先生的大发雷霆与惩罚,还有同学们的讥笑越来越近。

-支线

-
“根据以上贵国近期来的所作所为,我们认为贵国的这种做法是违背神的旨意并破坏和平的。因此……”原本面色阴郁,站着大声朗读手中那张敌国寄来的信的赛尔瑞斯上将读到这里,顿了片刻,额角的青筋不停地跳动,几乎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最后一句话——
-
“我国将在这里,向搅乱世界和平并渎神的罪犯们,正式宣战。”
-
念完信上最后一句的赛尔瑞斯尽管极力抑制自己激动的情绪,但他一下把信甩在桌上和他攥得死死的拳头,围坐在这张长桌前的将军们是尽收眼底。他们个个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作为整个大陆上最信神的国家的子民,被敌国用如此卑鄙的语言污蔑成“渎神的罪犯”,单是这一点就足以挑起他们的愤怒,而现在,那群无耻之徒竟公然对他们宣战,这更是莫大的侮辱。再者,这封宣战信上所写的所谓“贵国近期来的所作所为”,敌国列举的那些事例或是把原本无足轻重的事情夸大,或是将事实歪曲得不成样子,里面甚至有无中生有的事情。更何况西姆勒斯国本就与艾克思赛特国关系紧张,各自主张的观念也截然不同,这里的所有将军无一不是对西姆勒斯国的那些无耻行径感到厌恶与不屑的。最近这一阵子西姆勒斯那群家伙还擅自驶船开入艾克思赛特的海域,在多次警告后才扬长而去。赛尔瑞斯曾公开质问过他们此事的缘由,并要求西姆勒斯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至今都未得到回复。
-
“他们当我们是吃素的兔子吗!”一片沉郁的寂静中安格尔将军狠狠一拍桌子,脸上的横肉与他肥胖的身子不断因愤怒而抖动,那顶他最为喜欢的深绿色军帽都差点儿掉下去了。其他将军们对于安格尔将军此番举动有些惊愕,要知道安格尔是出了名的体恤下属的和蔼将军。这令这些将领更加认识到问题究竟有多么严重,其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也显现出要爆发的征兆,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在双目含火地低声咒骂敌国的那群下流头头,更甚者已经在低吼和敌国决一死战了。
-
这时赛尔瑞斯稳定好不断波动的情绪,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随后转头看向坐在桌首一直闭眼保持沉默的斯戴狄元首:“元首大人,”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激动,“请您下达指示。”
-
又是一阵缄默,所有人都紧抿着嘴等待元首的指示,他们迫切地想要得到开战许可,然后排兵布阵训练士兵和敌国好好打一仗。而元首缓慢地睁开眼睛巡视一番在座的各位,眼神锋利如刀。将军们不约而同地避开这视线——没人敢和元首对视,那跟隔着几厘米凝视刀尖没有区别,甚至还会有一种被完全看透无处可匿的不适感。
-
过了半晌后元首也许是察觉到了将军们的心思,也许是这种傲慢的挑衅也让他感到愤怒……不管怎样,他张开了他那张线条刚毅的嘴,低沉有力的嗓音传遍在座每一位将军的耳朵。
-
“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讲,我国都不容许对这次挑衅坐视不理。威尔·斯戴狄,艾克思赛特帝国元首在此宣誓,我国将与西姆勒斯国奋战到底,直至对方认输并给出相应的赔偿。上帝保佑我们。”之后他转过头对着有些亢奋的赛尔瑞斯,“赛尔瑞斯上将,我想将召集兵力的重任托付于您,您能保证完成任务吗?”
-
赛尔瑞斯上将深吸口气,铁灰色的瞳孔里闪着军人的坚毅,“这是我最大的荣幸,上帝见证,莱克·赛尔瑞特在此发誓,定不辜负帝国的期望。”
-
元首点点头,目光转至别的将军身上。在一一分配过职务后清了清嗓子,“散会。”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