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

【MHA/塚欧】临别在即

短fin
八齐会之前的故事,直正要动身赶去现场

清晨,直正与真拥抱告别后,出门去了一家牛排店。

他向真说的是去机场,其实离飞机起飞还有近三个小时。作为警察他曾发誓从不说谎,永远真诚地为人民为社会……但这时他倒觉得没什么了,如果说他最终的目的地仍是机场,那么中途去一趟牛排店又何妨。俊典停止英雄活动以来,他一直与格兰特里诺搜集敌联盟残党的情报,听到风声后倒也并不觉得有多兴奋,只是收拾行李,出发赶去现场罢了。心里空落落的,出去透一口气?……

他开车去往机场附近的牛排店。这座城市的夏天从来闷热,湿气弥漫在炙热的空气中,肺部被二氧化碳压瘪,交换气体像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高楼的窗户反射阳光,不愿让人窥视其内里;水泥路平滑而灰,车轮从几粒石子上碾过去。几栋旧公寓的阳台上,黑白灰的衣服随风飘动。
那个穿着米黄色连体衣的金发跛脚女人在街道上,一条金毛犬在她身旁走动、转圈……而她用肩挑着一担水,就像中国的农夫,一瘸一拐地在钢筋水泥中行走,又不断地把水洒在路上,到最后水会洒光,她会摔倒,再无法用她的跛脚站起来。
那身影对直正来说太沉重了些。他似乎想要呼吸,张开嘴,却仿佛身处真空,连空气都被剥夺。慢慢被落在车后的跛脚女人,那头金发在风中涌动,太阳下连体衣似乎也变得金黄……直正看向前方,看向被遮挡的地平线。

当他独自一人,缄默不语、心事重重,黑色的眼睛与周遭的黑暗融为一体。牛排店里的歌声已离他不远,大抵他想得到那副情景:俊典衣装整齐,坐在牛排店里,对着飘起淡淡果香的牛排与浓香的加奶咖啡发起呆来。
他已不想去牛排店了,原想坐在俊典对面,与俊典一起咀嚼那份孩子气的牛排,看着俊典搅拌咖啡中的牛奶,在临别之际和俊典拥抱,像无数对挚友那样挥手告别。
但他仅把车停在牛排店不远处,透过玻璃、透过人群、透过那道似有若无的隔膜看了一眼俊典。

他知道俊典的咖啡中,乳白色的牛奶会化为心形;那么当他坐上飞机,到了异乡,他口中吐出的烟团,会是俊典的模样吗?……

评论(3)

热度(3)